转转网赚论坛转转网赚论坛

黑石问天|杨建英专栏

导读 : 黑石问天|杨建英专栏


《金山八景》之八

黑石问天

杨建英


我一直想写一写阿勒泰的石头,我认为,生活在阿勒泰的文人不会写石头,恰如生活在江南的文人不会写水一样——屎蛋!从某重意义上说,阿勒泰的历史就是一部“石头记”。不信?你问问那些伫立荒野,凝视千年的草原石人。

天下好象还没有一个地方象我们这样的与石头息息相关。可以说这里石头的来源“海、陆、空”都占全了。从根儿上说,阿尔泰译为金山,本身就是石头的概念。所以,我们的石头有土里“长”出来的山石,有河里冲出来的卵石,有冰川侵蚀而成的冰川石,有风雨雕塑而成的风凌石......当然,还有许多地方因石头而得名,在本地叫“塔斯”(石头)的地名特别多:克孜塔斯——红石头;萨尔塔斯——黄石头;巴勒旺塔斯——勇士的石头......今天我要说的据说是从天上飞来的:喀拉塔斯——黑石头。

《黑石问天》是我金山八景的最后一景,之所以把它放到最后,确是因为此景的神秘天成。合金山大地所有景观的神奇为一体,也不见得能比得过这一堆看似平淡无奇的黑石头。

所以,就象一台戏总是由“大碗儿”最后唱压轴儿,金山八景由这一堆石头垫底儿,也算得上是:根基稳固,牢不可破了!

依照惯例,综合各方观点,该景点也有四大神奇:


一奇天外来客。


这堆黑石头到底是不是天外来客,谁也没给出个准确说法儿。不过,这不要紧。天下凡是说不清楚的事物你就往老天爷那推,准没错。

黑石头位于阿勒泰市至布尔津217国道路边,距市区24公里。它们散落在东西长约40米,南北长约110米的戈壁滩上。最大的一堆黑石附落在一个小丘上,高约3米,最大的一块体积2.52.31.8立方米。石块呈灰黑色,质地致密、坚硬,棱角呈平滑状。

这堆石头到底是不是天降陨石,说法不一。有专家认为,其一、这可能是一种叫做闪长岩的含金属量很高的石头,只是阿尔泰山的自然石。其二、依据常识,陨石从太空以极高的速度进入大气层后,由于剧烈地摩擦,会产生高温,使外表灼融,以致留下灼痕。而这一“石群”却不然。它们外表平展光滑,色泽及显微结构与断口内别无二致。而且大部分黑石留有明显的棱角棱面,看不到丁点高温烧灼的痕迹。

其三、如果这堆石头真是“天降之物”,那么,它们在家手工赚钱的成分应该是相同的,或者都是陨石,或者都是陨铁。而现在它们却“石铁”混杂。很难想象,一次陨落中,竟会陨石和陨铁俱下(在陆地上,铁砂石和其他岩石同处共生倒是正常现象)。难道是铁质和石质两种天体,在空中汇合后,一同来到了这里?

其四、如果这是“天外来客”,在它们高速坠落后,应该分崩离析。七零八落,且在地表留下——对应的陨坑和砸痕。然而,在“石群”现场及周围,根本找不到任何这种痕迹。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它们全都高度集中在一起。有好些还彼此重叠、更像人力所为。

其五......其六......争论仍在继续。

好了,越是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景观,越具有诱惑力。针对有媒体指责我们,在没有弄清真相之前,就在各类旅游图册中赫然标记着“陨石群”字样的做法是欠妥的,我到不以为然。作为科学研究,是完全有必要钻牛角尖儿的,而作为景点开发就无此必要。再者说,世界上那些“神啊、奇啊、怪啊”的旅游景点,就真的没有谜底吗?一个个的还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。而这种糊涂,按郑板桥的话说叫:难得糊涂!



二奇金石放歌。


去年夏天,我陪几位内地客人去喀纳斯。从机场出来路过黑石头就进去转了转。我说这是陨石堆,有几位便连连摇头,持否定态度。他们只在一些博物馆的玻璃罩里见过陨石,向这种小山似的“大家伙”是做梦也不敢想的。正当我们争论不下之时,看守石堆的哈萨克老汉用铁锤敲击一块独卧着的黑石,发出的是清脆悦耳的金属声音。然后,他又敲击旁边的另一块,发出的是沉闷的声音。这时他慢悠悠地告诉我们,刚才那个发出清脆悦耳声音的是天上掉下来的,而这个就不是。在这里,判断陨石与否的是石头的声音。

“精美的石头会唱歌”,一下子,大家全都服气了。一时间,大家叮叮当当,此起彼伏地敲将起来。

你看,“真理往往就掌握在少数人手中”。是不是陨石,科学家们争论不休,到了老汉这儿,一切都简单了,只须一锤就可定音。

这当然是说笑话,如果只凭一把榔头就能鉴别陨石,那中科院天体物理学家的饭碗,很可能就会被一帮子铁匠或石匠们给抢了。不过,我也在想,对于本地如此众多的奇异景观,如:“神掌清流”“石驼凌空”“深湖魅影”“幽谷神钟”还有这堆黑石头等,科学上或许都能写出论文,但是,怎样以最通俗、最简洁、最有趣味地方式推销出去,使普通游客接受,这或许是今后我区旅游业发展的一大课题。而那位手提榔头的哈族老汉的举动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。


三奇黑石通灵。


黑石头之奇不仅只在陨石之争,还在于它的周围有古墓石棺和草原石人。在这块蛮荒之地,千百年来死个把人,留一两座古墓不是新鲜事;难得的是,或者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在黑石堆的附近有5尊石人立于墓的东面,都是由黑色岩石雕成,石人的脸廓和眼睛都呈圆形,面颊上还刻有三角状饰纹。

草原石人是亚欧大草原上一种重要的文化遗迹,近100年来,中外学者进行了大量研究。他们认为石人可能是古代突厥人的遗存。突厥人尚武好战,死后为求灵魂不灭,便为自己雕刻一尊武士形象的石人。这种现象除了新疆的天山和阿尔泰山以外;蒙古国、南西伯利亚草原、中亚腹地、里海和黑海沿岸都存在。它们没有国界的区分,成为北方草原上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面对这些石人,我想,如果这堆黑石真的就是陨石:如果那些石人真的就是由陨石雕凿而成的,那我不免就要生发一点文人的慨叹了:陨石啊!你万里迢迢,横穿宇宙,跨越苍穹;不惧烈火焚烧,不惜粉身碎骨,毅然决然投入地球的怀抱。难道,以“人”的面貌出现是你一生的追求?做一回“人”真就比当一颗星荣耀?石人啊!你是天上的星,还是地上的人?千年的风霜熄不灭你心中的火,守住一个地方,守住那些不得不死去的人们,守住比石头还孤独的心,就是为了兑现一个古老的诺言!你教会我们用沉默的声音说话,教会我们望穿秋水,并站着为下一寸光阴歌唱。时间都拿你没有办法,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和理由不去敬重并接近你们呢?



四奇沉默无说。


自我的《金山八景》系列文章相继与读者见面,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反响,这使我非常感动。一句话,本地人还是喜欢咱自己的东西。当然了,也有朋友说,金山咋会就有八景?为啥不搞个十景、二十景的。其实,在开篇词中我已说过,八景文化是个传统,不能过滥。它就象八颗明珠闪耀在金山大地,它有区域之分——城里城外;有时令之分——幽谷松风(春景),神掌清流(夏景),督统秋韵(秋景),将军覆雪(冬景),小巷寻幽(晨景),驼峰夕照(晚景);有动静之分——克兰听波(闹景),而本篇所写的“黑石问天”便是“寂景”。

伴随着旅游业的不断升温,如今,各旅游景区人满为患是最为突出的问题。旅游本是“身心放假”、“眼睛放假”极为惬意的事情,现在可好,象赶大集。一圈下来,心累,梦也累!

黑石景区以“静”取胜,它沉默无言,却又善解人意。每一块黑石都堪称你完全放心地依靠一生的坚实臂膀。生活中有这样一位沉默无语,耐心听你倾诉的朋友是幸运的;八景中有这样一个沉默无说的景点儿是幸福的!

正是:

金山八景耀金山,

奇风异景怎尽言。

欲解千古谜团事,

何妨叩石问苍天。

作者简介

杨建英,男、北京人。现为新疆阿勒泰地区文联副主席。作品散见于《文艺报》、《散文百家》、《人民日报》 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美丽乡村》等报刊。曾出版散文集《老山城》、随笔集《山城密码》、报告文学集《新疆脊梁》。

中国文坛精英盘点之90后小说家专辑

在后台回复:90后,即可阅读

原鄉書院回顾,点击可直接阅读

原鄉書院总目录

原鄉专栏,在后台回复作家名即可阅读

青山文艺|花解语|张国领|杨建英|杨华|卓玛

名家专辑,在后台回复作家名字即可阅读

毕飞宇|陈忠实|池莉|曹文轩|迟子建|格非|冯骥才|韩少功|贾平凹|老舍|李佩甫|李敬泽|刘庆邦|沈从文|苏童|三毛|铁凝|莫言|汪曾祺|王朔|王小波|王安忆|徐则臣|余华|严歌苓|阎连科|史铁生|张爱玲|张承志|

博尔赫斯|村上春树|川端康成|马尔克斯|卡佛|福克纳|卡夫卡︱卡尔维诺



上一篇: 三聚氰胺十年:朋友圈都忘了,她们还记着
下一篇: 徐肖:11.12黄金、美原油行情分析以及指导策略
隐藏边栏